YY彩票手机APP

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浙产文艺作品评论(11)夏强:?独特叙事 忠诚表达——看话剧《甬商,1938》
信息来源:评论家协会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20-03-13



浙产文艺作品评论(11)夏强:独特叙事    忠诚表达——看话剧《甬商,1938

由宁波市话剧团(海曙区话剧中心)演出的原创话剧《甬商,1938》,是一部描写遇到生存困难的剧团在排练一部反映上世纪30年代中后期,甬商在上海沦陷后,面对强敌压迫,面临国破家亡凄苦命运的现实题材话剧;而在排练过程里剧团时刻面临“风雨交加”场面……历尽艰辛最终完成演出的新创话剧。该剧选取具有间离效应的戏剧叙事手法,真实地表达出一代追求爱国救民、坚守民族气节的宁波商人在“投敌与救国”等大是大非间的立场,讴歌甬商在国难当头的明智选择,也描写了当下宁波人敢于面对困难、不服输的精神。这是一部具有现实警醒意义、弘扬爱国精神的新剧。

纵观全剧,有两个方面值得我们探讨。

其一是如何利用好戏剧的“间离”表现手法,让一个传统的故事焕发出新意。

话剧《甬商,1938》是描写宁波商帮的,但全剧没有孤立地去讲述一个老套的故事,而是把该剧想要表达的主题思想(甬商精神)、主旨内容(如何与日寇作斗争)巧妙地嫁接到当下发生的故事中,运用“间离”效果,让两个跨越时空、不同性质的事件通过一个戏剧排练空间,得以充分表现出来。“间离”手法作为布莱希特的戏剧创作方法,是要让戏剧高于生活,而不只是简单地在舞台上照搬生活。戏剧的“间离”效应可以利用戏剧性把平常事物变得不平常,可以深刻地去揭露事物的因果,暴露事物的矛盾,最终目的是展现人们改变现实的可能性。简单来说,“间离”就是既要让人们看戏,又要让人不融入剧情,破除戏剧的“幻想”。 有人在对布莱希特“间离”理论的评价中指出,间离作为一种方法主要有两层次的含义:一是演员将角色表现为陌生的;一是观众以一种保持距离(疏离)和惊异(陌生)的态度来看待演员的表演或剧中人。这种“间离”效应,在美学上,基本形成了“形而上”与“形而下”的辩证关系,思考了社会矛盾与生活矛盾的本质区别。虽然甬商在1938年所面对的故事,离我们已经很遥远了,但它是我们的民族之痛,是永久之痛,是我们千秋万代也不可忘记的民族灾难。只要国家、民族还存在,这种痛苦就不会消除。而剧中另外所表现的处在当下时代变迁中的剧团生存困境,则只是我们在改革开放发展过程中的“阵痛”,是可以随着时代的进步、环境的改变而变化,到最后是一定可以消融的。

在话剧《甬商,1938》里上述两种“间离”都发挥出来应有的作用,但可惜的是该剧只创造出了“两维思想空间”,而缺少进一步的思考:缺少“演员将角色表现为陌生”,更缺少“演绎的角色与演员之间”的直接交流和情感,使得该剧缺少一些更深层次的思想,大部分还停留在讲故事的表象层次。

而很多年前邹静之先生编剧的《我爱桃花》,在话剧舞台上创造了“戏中戏中戏”的三维空间。他将“古人之间、演绎古人的演员之间、演员与爱人之间”这三重空间的情感交叠铺述得灵动而唯美。一个“我要的是巾帻,你却给了我一把钢刀”的情人间的误会,随后即古而今、今而古,从唐人说到今人,所有的男女之情,全被表现出来番,最终成为靠不住的你猜我疑、酿造成杀人危机……让人们看到了戏剧表达复杂情感的多种可能。

其二、是如何利用不同时代人物群像的有机塑造,更好地讲述发生在当下的中国故事。

话剧《甬商,1938》选取了两个不同时代、不同职业的人群,择取了两个不同时代背景下艰难奋斗的事件,来描述“知行合一”“知难而进”“知书达礼”“知恩图报”的甬商“四知”精神。剧中两个故事,一个是1938年淞沪战争爆发后,大批在沪甬商冒着日寇的威逼利诱,宁愿舍弃巨额财产、乃至生命,也要争把大批工厂设备内迁后方去继续生产救国,投身到抗日救亡的大热潮中去;另外一个就是某濒临灭亡的话剧团因经济受困,不得不面对将剧场改建为培训中心的地步境,在痛苦的时刻剧团团长向演员们隐瞒实情,决定再创排剧团的最后一部大戏,想放好“最后一炮”,然后大家好聚好散。

两个故事,看似不相干的两个人物群体,因为排练戏剧的缘故而走到了一起,就让观众直接进入到了规定的戏剧情境。两拨人马的不同生存状态,就不由自主地吸引到了观众关注的目光。他们最后将如何解决各自的困境?因为剧名是《甬商,1938》,我们更多看到的是描写一部分爱国甬商在1938年的故事,因为他们面对的是民族矛盾,是大是大非,因此创作者必然要赋予更多的笔墨去描绘他们的故事。

在全剧中,甬商1938年的故事是重点,是需要强力刻画地。因此我们也就看到了以孟海生为代表的宁波商人,在国难危急的时刻,毅然选择西迁重庆,却前途未卜。正如编剧马凌姗在谈到对孟海生的理解时所说:孟海生作为一个商人,他的资产遍布大半个上海滩,在日寇入侵时,他可选择一是留下来给日本人赚钱,一是抛家别产到大后去方重新开始。最终他决然选择了后者;创作该剧的目的就是表现一个不惑之年的商人,要在短时间内做出复杂选择是多么不容易。这是一个过去式的甬商故事。而对于另外一部分,当下剧团的生存状态描写,即金团长在剧团即将破产的局面下,仍然怀着希望,不遗余力的去宣传着即将开演的新戏;甚至在焦头烂额中还饱含着热情去鼓动大家继续排练。这是一个发生在当下,在如何适应生存与如何追求艺术创新上艰难挣扎的百分百真实的故事。在编剧的笔下,用历史的风云际会让两个不同的人物群像,在一个排练场里产生起着微妙的联系。

如果从戏剧塑造人物角度来看的话,话剧《甬商,1938》描摹出了两群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物;但如果要升华出这两群人物的心理特质,寻找到当下讲好“中国故事”高度的话,那该剧还是有许多地方有待提高。比如人物群体设计中,剧中反面人物就太脸谱化;抗战时代的背景描述远远不够;真正深入人物内心的台词缺乏。特别是甬商精神的传承表达,剧中缺少有效展示。这个问题其实是和“间离”效应捆绑在一起的。既然已经是跨越时空、“戏中戏”了,那何不更大胆一点呢。把“第三维度”也表现出来,把甬商精神的传承揭示出来,我想会更好。

当然,作为一部新创剧,话剧《甬商,1938》已经做得较好了,瑕不掩瑜。祝贺年轻的宁波市话剧团,希望下一部剧更精彩。

(夏强,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一级编剧)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YY彩票手机APP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传真:0571-87020301??信箱:swlbgs@163.com??